击剑的那个包盈盈向全国公开道歉了吗?

  • 时间:
  • 浏览:57

  请看完下面的文章..

  中国女子佩剑队一剑惜败乌克兰,正如四年前的雅典,叶冲、董兆致和王海滨三剑合壁也抵挡不过裁判的劈空一掌。唯一不同的是,三年前,中国剑客目光中的凄凉让他们瞬间成为同胞们心中的悲情英雄,而这一次,离冠军同样只一步之遥的中国女剑客们则成了某些国人眼中的罪人,而发挥不佳的包盈盈更是成了“包输输”。在一片漫骂声中,没有人记得在下午的半决赛中,正是靠包盈盈强悍的发挥,中国女佩才赢下本届奥运会二号种子,暴冷晋级决赛。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假设中国女佩的姑娘们在半决赛便败给法国队,那么她们很可能会收获更多的惋惜、同情与鼓励,而包盈盈则可能成为又一个版本的王海滨。但正是女佩姑娘们出色的表现吊高了国人的胃口,当她们倒在了通往冠军道路的最后一步,这场失败被决赛强大的聚光灯放大到足以重创某些人的尾巴。 在这些金牌崇拜症晚期患者的眼中,冠军才是一切,连银牌都毫无价值。不成功便成仁,这是他们为中国运动员选定的唯一出路。有人说不是不能接受女佩的失败,而是不能接受没有斗志。但如果不那么健忘的话,空中八步赶蟾点燃北京奥运圣火的李宁在84年奥运会上夺得三枚奥运金牌后,无数体育迷将他美化成中国体育的神,而四年后,他在汉城一无所获,顷刻间便由神变成了“猪”,神庙轰然坍塌,体操王子黯然退役。甚至,我们不需要如此遥远的回忆,就在这次奥运会上,就在北京,杜丽几天来的天上人间遭遇,难道还不足以暴露我们对于金牌近乎魔颠的疯狂? 下午的女子射箭比赛中,韩国女子三大箭手战张娟娟不下。中国女子射箭创造历史后,很多爱国青年在网络上纷纷对被韩国媒体和观众冷落的三名韩国女子箭手施予同情,但现在,向女佩姑娘们掷去投枪的也是他们,人情冷暖,厚外薄己,竟至如此。怎不令人心寒! 难道只允许中国运动员在呐喊声中逆转狂澜,就不允许同样坚持奥林匹克精神的外国选手绝处逢生?这是怎样霸道的逻辑! 击剑这项将冷兵器硬生生现代化的运动其实本就没有什么意思,人心不古,击剑也早已失落了上古时代的本来面目。曾经危险的以命相搏的贵族决斗,如今幻化成点到即止的纸上谈兵,成为靠反应、速度和裁判个人意愿决胜的安全游戏。所以才会有那么多误判与冤情,才有那么多扯淡也扯不清的耍赖与阴谋。最新引入的所谓挑战鹰眼,企图以制度对抗裁判,却又狗屁不通地规定次数,这恰好从另一个角度说明裁判之极端权威,这就注定了这项比赛不可能有常胜将军。 击剑身上带有古代贵族的气质,这本是一项重视礼仪、荣誉、尊严的运动,一个不懂得包容之可贵的人,没有资格观看这项运动,他也永远看不懂这项运动的价值所在。